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格 的博客

记录这那些时光,那些过往,那些一个人走过的人,其实我们真的不是害怕一个人

 
 
 

日志

 
 

看见  

2011-08-10 17:2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的三亚,在室内完全感觉不到热浪的天气,下午下班回家,已经是满城的灯火灿烂。所以很多时候别人在问:你那里热不热的时候都说,恩,还好的,在空调房间里面呆着,也没有特别大的感触。不算热,有时候还会感觉到冷。

           看了很多人的状态,似乎都过得很充实,之前的童鞋有读研的,还在努力快乐的享受着校园的种种生活,而更多的人,是在工作着,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任劳任怨。在很久之前,以为我们会一直保持着长久的联系,和豆子,和唐,和小白,记得在离开学校的时候和小白约好的说,以后不管在哪里,多通电话,多联系,而现在,很少联系,即便彼此qq每天都在线,即便有很多很多的联系方式可以找到彼此,可是还是疏于联系,不管是和谁,似乎都成了这样。但是,不联系,不代表不挂念,只是真的是彼此身边都有了新的熟识的人,都有了自己的事儿需要忙,好在这样也不错。不打扰,说明过得一切都还好。

          某天忽而回头去看自己的2011,会说自从4月从旅游编辑离职,到现在,其实才不够四个月的时间而已,可是四个月,却恍若隔世,学着努力的去适应了很多的东西,去做了很多自己以前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儿,看到了成绩,看到了成长,却也看到很多很多地方自己的不足。性格弱点,专业欠缺,很多的很多。终究还是需要一直一直努力下去。终究还是觉得不够强悍。

          朋友说,你完全可以不用那么辛苦,朋友说,你一直给我的感觉都特别的脆弱。可是,一直都觉得,还不是最好的时期,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更没有觉得脆弱,反而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强悍,可以去做许多事情,可以让自己努力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和咱娘打电话开玩笑说:娘你说,你家女儿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才?我娘笑岔气,说:哪里来的才?我说蠢材的才!嘿嘿……于是正色道:娘,你应该觉得庆幸,在异乡我能做到这份上不错了,我说朋友说要做快餐,然后帮他推广,在半个月的时候,能卖到几十份,很不容易的好不好。我娘却说:我不管你是不是有才,也不管你做什么,我只希望你不那么辛苦,我只希望,你不会一直那么瘦,我只希望,你能闲暇的时候回来看看我们。笑说:你想我了,是么?那我回去了!!开玩笑而已,只会逗着她开心。但是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却也忽而就开始心疼了自己,想要努力的把自己照顾得更好,不让他们担忧和牵挂!
        记得周天的时候,小叔叔给打电话过来,我知道他打电话,一定是说女朋友的事儿,比我还小几个月的叔叔,有什么感情的问题,总会挨个的给我们这些小辈打电话。还问说:昨天情人节,你有收到玫瑰花么?我说,你就别洗涮我了,别说玫瑰花,连菜花都没有收到,还摔了一跤。悲催啊!说起摔跤,到现在还纳闷,背着电脑走在回家的路上,怎么就会突然摔倒?纳闷,想不透,好在人没有摔伤,好可是心疼那可怜的小本啊!

         七夕,想起那天晚上,凌晨1点多,微信打扰到了北京的傻格,于是坐在地板上说,我给你打电话吧,聊了很久,关于迷惑,关于那些不明朗的感情,关于那些在城市奔波的累。说得泪流满面,说到最后,挂电话,然后,在阳台的地板上坐着,发现,夜景很美,发现一切还是这样,于是洗澡,睡去,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该去努力的照样努力去做,该面对的依然要面对。昨天再听我们的微信对话时,发现,声音带着哭腔的。其实知道,真的只是一时的情绪而已,发泄出来,说出来,过了就过了,所以会庆幸,在我们需要倾诉的时候,有那么一群人在或远或近的地方待着,随时准备拥抱着我们,应该觉得幸福的不是?

      很多事情,当我们无力改变时,真的只能去适应,只能去做得更好!

看见 - 格格 - 格格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