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格格 的博客

记录这那些时光,那些过往,那些一个人走过的人,其实我们真的不是害怕一个人

 
 
 

日志

 
 

那年,那店,那人  

2009-09-23 10:14:44|  分类: 格格专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大朋友老赵的文字……而现在已经很少联系,已经不知道在何方,不知道过得是不是很好……似乎很多人会被慢慢的遗忘,时间真是……

  记:我想许多东西我们无法去预计。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与不同的人相识,都会成为我们生命的一抹.仅以此文记下一段一个女孩和大男孩的友情.
 “老赵,是不是没有我的苦命的高三,我们就不会相识,相知,相怜。”我时常坐在柜台一边玩弄数不清的那些饰物,一边笑着问老赵。
   但我也时常听不到回答,只是看到他剪成很短的平头,宽阔的肩膀,黝黑的皮肤。在我面前晃动的声影。或许一个比我大四岁的男孩,他自有他的成熟与稳重,便不屑于回答。我小儿科的问题,也或许在一个漂泊的人眼里,相遇,相识都是宿命的安排。一切随缘而来,化缘而去。我时常这样揣测老赵内心的想法,又时常让那些想法飘乎不定。
  老赵,一个比我大四岁的男孩,出生在与我相隔几百公里的小城,“老板,这多少钱?"我拿起CD光碟摇摇。那时他正低着头,捧着大陶瓷碗吃饭。似乎那饭菜有尝不尽的香甜。许久,他才抬头,我看着他,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送给你吧,反正是处理品,这些都得清理掉,我想在你们学校附近开一家文具兼精品店……”。
    “送给我,真的吗?”我不敢相信天下有如此好的事(似乎有生以来也是第一次)。也就没认真听他后面的唠叨。
    见我没听他畅说,只是在那里惊喜,他停下来,似乎挺有耐心的说:“真的是送给你,我们交个朋友不行吗?”
  “好啊,好啊,我叫雨潇,现在读高三,1987年出生……”
  “哦,雨潇,这名字好。”
    我总是这样一高兴便得意忘形。居然忘了问他的名字,也居然把同去的好友唐晾在一边,搞得后来,唐说我“真是单纯得无可救药,居然相信陌生人,还屁颠屁颠的和别人交起了朋友”最后,唐说他可能是骗子,还断定CD碟是盗版。只是后来的后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老赵不是骗子 ,CD碟也不是盗版,而唐也成了那屁颠小孩中的一个。我们都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我和老赵的友情也在那个无雪的冬天升温,自己也想不到,居然会与一个比自己大好多,并且成熟稳重的男孩建立如此深厚的感情。老赵说那是“缘”因为缘走到一起也因为缘我们都会离开。我害怕突然有一天老赵悄悄的别离。我却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对那个能够收留我疲惫心灵的小店的依赖还是对老赵的不舍与依恋。
  新年如期而至,来不及准备,来不及期待。就在迷糊中来临。
  “老赵,过年你回家吗?”
  “不,我不回家”老赵抽着烟,看着我,一种似笑非笑的复杂表情。
“哦,那你不想爸妈?”我调皮的弄弄他的平顶的头发。
  “想啊,只是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你看小店开张没多久,销路没打开……”
    老赵说了好多,有关于一个男人的责任,也有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以及作为男人想要实现的抱负,那份想要的自由 …… 而我,只能一知半解的点点头,或许我真的还只是不谙世事的孩子。
    当2006的钟声在耳畔沉闷的响起,并久久的回荡,我知道,我们的年代,我们的考验即将来临,未来是个不确定的未知数,我们只好在彷徨中奋起作战,可有时候还是会迷茫,看着那些和我们一同成长的梧桐,还有那一夜间便疯长的叶子,我们无助的彷徨,声嘶力竭的呐喊,6月快点来临,结束我苦命的高三吧。
    3月,我静静的站在远处,看花开花落 …… 我以为那是很唯美的姿势,但却让我泪流满面,不知道为何流泪,为何悲伤,只是感觉很不舒服。英语等级考试发挥失常,月考出乎意料的差。小店永远是我心灵的驿站,在这里我只需静默的坐着,看着门外流动的行人,玩弄着数不尽叫不出名的玩具娃娃,不需要和老赵有任何语言的交流,一切尽在我的静默中,我宁愿发一些钟头去想或有时在老赵的耳边轻微的叹息,也不愿回到教室一个人哭泣或回家向父母诉苦,我想我是个怪异的高三学生。
  “有你在我眼前,再大的伤口也会流淌音乐”,这是我对小店老赵最常说的一句话。
  “花开了,花一定会谢;雨下了,雨一定会停;你来了世界就变美丽啦”,这是我们俩最常说的,用来激励对方的几米漫画《小蝴蝶.小披风》里的一句话。
    4月,我们的生活流离失所。我们的友情无法遇测,老赵有女朋友这件事是我从来就不知道的,原来他是为了女朋友才到小城开店,也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们的友情出现了裂痕,自己也没想到我会如此在意他的感情方面,难道仅只是认为他说早结婚,早谈女朋友影响男人的事业是在骗我吗?我无数次的责问自己,也无数次的责怪他的欺骗。或许会有其他吧,可是,我们仅只是两根孤独的稻草,在某一时刻抓住了对方而已。我又有何仅利诃责别人的感情呢?我们只是蓝颜知已。所以,我不能有去控制他感情的欲望。我也应该释然啦。可就在我打算理解他,并坦然而对我们友情时,老赵失踪了,整整一星期小店窗门紧锁、手机关机、座机无人接听,我以为是老赵悄悄的别离。
    一星期后,老赵老啦,更成熟啦。我们的见面依旧如故,似乎一切都未发生。
  “雨潇,你鬼丫头来啦。”
  “嗯,老赵,这几天干嘛去啦?”
  “奔丧,是爷爷……是爷爷他走啦。”
    老赵的声音一下子便哽咽,是我从没见过的绝望的悲伤,我忙走过去,把着他的头,轻轻地拍打着,用我少有的温柔给予他所要的温暖。面前的这个大男孩似乎连我也不认识,他脆弱得那么不堪一击,总让我有要保护他的冲动。没有了往日的成熟与老练,有的只是孩子般的哭泣,孩子般的无助。
    5月,离高考更近,近在咫尺,没有太多的空闲,我知道,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得尽力的去做好,去奋战。我也还是心烦时到老赵那里坐坐,有时和他侃天、侃地、侃神仙,有时让他用塔罗牌给我算财运、命运、情运……有时也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老赵,看着小店的一切发呆。
  6月,我经常凝望远方,每一次都被一片飘落的叶子朦胧了双眼。我只好低下头把泪水折身到哭泣的梦里。
  高考的惨败并不是自己所预料的,爸爸说我是运气不佳,发挥失常。我无语,谁叫自己不以正常心态坦然对待而导致发挥失常呢?出成绩后,我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填志愿也心不在焉的,以为没上线就一切都完了,还有什么值得填呢?然后是没有任何地方录取,我只能绝望的悲伤。看着远方,看着天空,抑制着泪水。
  “雨潇,你回家吧,你爸爸把电话打我这里啦。”老赵弹弹烟灰,似乎很随意却又很严肃的语调。
  我沉默,在老赵面前,我不需要任何掩饰,我的绝望,我的痛苦,我的彷徨,他都理解。
  “雨潇,你记住,你还年轻,还仅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你不应该这样的。这段时间你老是从早晨到晚上在我店子里泡着,你父母为你担心,我也不好受。想想你那漫漫人生路吧。真的,高考没考好,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再读一年,或者去读个专科也可以。但你就是不要老是那么颓废,那个颓废的你经历了这么久也该脱胎换骨了吧,都差不多一个月啦。”老赵一边为我剪去指甲,一边说。似乎好久没有听他如此正式的和我说这么多如此严肃的话题啦!
  9月,我离开。软软的忧伤,安静地绵延,像三月里忽然下了一场雪,把我的心,我的世界掏成白茫茫空虚的一片。
  我们没有隆重的告别仪式,只是我说“老赵,我要走了,去远方,我不和你,也不和这间店说‘再见’,因为我怕有一天,我们的‘缘’真的会灭,那就让心灵去感知曾经有过的温暖,曾经珍藏起的相互抚慰的记忆。在擦肩而过之后,真诚道一声:别离后请一定珍重。”
  然后,起风了。转过头,我的路,我决定一个人试着走下去。
  远方的天空总会有飞机从头顶掠过,我也会抬头静静地仰望蓝天,看它远去的方向。想必它也有时会飞过我们小城的上空罢。
  “老赵,我们的相遇,我们的故事应该不会随风,随时间远去吧。”我默默地对老赵,对自己说。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